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我错了师傅

三十三章

我错了师傅 芽子day 2974 2018-11-14 11:21:55

  早上醒来师傅依旧坐在书桌前打坐,应该是还没醒,我自认为轻手轻脚的起来,还是吵醒了师傅。

  师傅说,“醒了?!彼档暮芮?,

  “嗯...师傅早上好?!?p>  师傅说,“上回吃了你做的饭,这回师傅做给你吃?!?p>  “这个...”

  刚走到厨房,瞧瞧那两罐子盐,越发紧张。

  “给你准备了些猪肉和蔬菜,就做一些包子吧,面粉放在那边的桌子上,你去拿个容器,我一步一步的教你,做包子很容易,我陪着你?!?p>  说好的这回做给我吃呢。

  拿个容器,将面粉倒进去,倒点水……

  这里忽略水多或者面粉多的细节……

  搅拌,面粉结成团,使劲揉呀揉。大许揉到师傅满意。

  洗菜,洗猪肉,切菜,切猪肉……

  真是个繁杂的过程。

  真想把手中的工具扔了,奈何师傅用他渴求见到大肉包的炽热眼神瞧着我,实在不好扔。

  “啊?!?p>  切菜的刀切掉了手指,鲜血流的猪肉通红。

  我第一次拿刀子,切掉了食指,那离开组织的食指躺在一窝碎猪肉里,还冒着血。

  我将尴尬的目光投向师傅。

  师傅已经站在我身边,轻轻地抚摸断掉的手指,那不听话的离开家乡的手指,瞬间找到了组织。

  而当事人甚至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。

  我赞赏的看着师傅。

  师傅做个没事人。走回去,坐下,打坐,“快些做吧,饿了?!?p>  我转头再去切猪肉和蔬菜,发现,发现猪肉和蔬菜完美的缠绕在一起,搭配的很好看。

  捏一小团面打扁,放一点馅,揉一揉,面裹住馅,包子做好。

  做了两个之后,我发现面可以捏成不同的形状,便做了一个胖胖的长长的出来,写上“矢源”师傅的名字,一个胖胖的稍微短点的,写上“良良”的名字。

  然后觉得这样做出来的还挺好看,剩下的面全部做成了胖胖的长长的矢源,胖胖的稍短的良良。

  最后一步放在蒸笼里,烧火,蒸。

  吃肉包子的时候,师傅先选了一个胖胖的稍瘦的“良良”,一口咬下去,肉的汁水渗出来,师傅竖起大拇指,“还不错,这良良做的甚好?!?p>  我原先是要拿胖胖的稍瘦的“良良”的,师傅将胖胖的稍瘦的“良良”拿到一边,胖胖的长长的“矢源”放过来。

  我拿起胖胖的长长的“矢源”,一口咬下去,汁水渗出来,的确好不错。

  矢源吃掉“良良”,良良吃掉“矢源”,着实不错也。

  晚饭接着吃包子,一个胖胖的长长的“矢源”,一个胖胖的稍短的“良良”便吃饱了。

  “师傅可高兴?”我拿个胖胖的稍短的“良良”给师傅。

  师傅接着胖胖的稍短的“良良”道,“还行?!?p>  “大师弟……”

  “为师不高兴?!笔Ω岛懿豢推娜恿伺峙值纳远痰摹傲剂肌?。

  “师傅不诚信?!蔽一鹈叭芍倍褰?。

  和师傅不欢而散后我去师傅的屋子里搬走自己的东西,脾气上来了师傅的东西我都不要,搬着搬着我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师傅给的。

  满衣柜的衣服,鞋子,床单被褥……临走时手上空荡荡的,我顺手拿走了师傅的画,这算的了我的,是我拿毛笔画的,虽然是师傅抓着我的手画的。

  门口遇见师傅,我讪讪的说,“这些日子打扰师傅,我该滚走了?!?p>  师傅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画,眼神迷离,“跟为师耍脾气,你这个徒弟我可以不要的?!?p>  不知哪里来的胆子,索性破罐子破摔,“反正在师傅那里我丝毫法术未学得,师傅不要我是迟早的事情,我这就从师傅跟前消失,往后看见师傅我会远远的滚开的,师傅不必担心,免得师傅责怪?!?p>  “为了余颜你要跟师傅争锋相对?”

  “哦,对了。师傅要是觉得不行,也将我关起来五百万年……或者冻死?!?p>  “你可以滚了?!?p>  “师傅觉得,我该不该滚出良故羽?从悬崖掉下去,是不是可以滚出良故羽?反正师傅觉得我不好养,正好拿大师弟的事跳了崖,省的师傅看见我心里堵得慌?!?p>  “你诚心气我。救你花了我大部分修为,为了余颜,不成想你这般待我,你跳一个试试?!?p>  “不管怎样,师傅待余颜都忒狠了些,余颜说的没错,师傅就是个坏人?!?p>  “你……”

  有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师傅对我的失望。

  “从来什么事都依着你,如若不是瞧着你欢喜,你以为为师会怎样?这样和为师唱反调,为师大可不要了你这徒弟?!?p>  我一缩,师傅将不要我说了两遍,从来害怕师傅不要我,师傅说出来,反而没有那么的恐怖。

  我没再和师傅争论,将手上的画扔给师傅?!笆Ω档幕?,不带走就是?!?p>  转身就走。

  “你的性子,还是只会和我这般有骨气?!?p>  ……

  ……

  这些日子和师傅闹矛盾,将好仁仁不在家,我睡到仁仁屋子里,白天黑夜非常勤奋的盖屋子,争取在寒潮过去,仁仁回来之前盖好,如果实在盖不好,只能先和她挤挤。

  仁仁的屋子里有很多美酒,各种口味都有,那天从黎明喝到黄昏,喝了个天昏地暗,倒不是烦心事借酒浇愁,而是仁仁的酒确实好喝,一时贪杯,喝多了些。

  喝醉了之后,似乎很多事情涌入脑海,那些从书本上看到的故事,全数钻进来。

  师傅的画,红衣女子和黑袍男子忽然转头,“花花?!?p>  心里疼的一塌糊涂。

  心里装着所有的委屈,酒也越喝越多。

  模模糊糊中似乎看到了熟悉的师傅,师傅抱着我,将我埋在胸口。

  还说着诸如此类“你养我小,我在意认识你的每个时刻,能否将自己全心交给我”

  “我真的很爱很爱你”

  这样的感觉格外的踏实,自在。

  这一定是做梦,和师傅相处从来不自在,还和师傅闹翻了。

  我的身子由于喝了不少的酒差的不得了,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专心的制造疼痛,如一千年前那般。

  ……

  醉酒之后醒过来,疼痛也好了。

  四下瞧着没人,桌子上放着一碗姜汤,还冒着烟,我掀开热被窝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过去喝完了姜汤,又缩回被子里。

  叫了叫人,没人回答。

  “换上吧?!笔Ω底呓?,手里拿着我要穿的衣服。

  师傅将叠好的衣服扔过来,落在床上就散了,我在想要不要把衣服叠好了再穿,又想想这个过程实在有些繁琐,便想想就好。

  这酒喝多了,思考的问题都多了。

  师傅坐在离我比较近的床边上,将衣服又收回去,深沉的看我一眼,“别慌着换衣服,跟我好好谈谈?!?p>  我摇头。

  师傅皱眉,“钻到被窝里去?!?p>  我缩头缩脑的钻到被窝里,抖了几抖表现真的很冷,咳嗽几声表现更加的冷,师傅摸摸我的额头,再摸摸他的额头,嗯,没发烧。

  师傅说:“除了之前跟你说的一些规矩,现在还要给你加上几条规矩,第一不准跟师弟们一起学法术,最好就是不要学法术,第二不要喝酒,要是再喝醉了身上哪里疼我就真的将你扔下悬崖,第三有事没事的时候不要瞎溜达,看着你溜达我心里发慌,第四明天起我要闭关一个月静静心,因为你实在不让人省心,必须跟我一起闭关修炼,修炼期间可以讲话,有时候我会不回答你说的话,不要生我的气?!?p>  此处等待三分钟……

  我:“说完了?”

  师傅:“说完了?!?p>  我:“你变态,你明明知道我在跟你闹别扭?!?p>  师傅,“知晓?!?p>  师傅忽然站起身来,“我不想要余颜的命,他躲不了自己的雷劫,谁也救不了他,仁仁偏偏固执要将余颜冰封,仁仁这丫头,得了谁的好,便要对谁好?!?p>  冷风一阵阵袭来,冻得我直哆嗦,“师傅为什么一早不解释?!?p>  “余颜的确是没了性命,的确也是我让仁仁和你说是我要了余颜的性命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我想知道一向不爱管闲事的良良,会怎么做,你来找我,我既欢喜,又怨你,欢喜你主动找我,怨你不该拿准我放不下你,和我闹别扭转,甚至要离开师傅。现在和你解释,是不想你一直觉着师傅见不得你对别人好,从而疏远了师傅?!?p>  转而又道,“我的确是见不得你从来不把我当回事,却对别人很好?!?p>  “不对,师傅有幻梦之术,可以起死回生?!?p>  师傅敲敲我的小脑袋,“师傅一半修为都给你了,哪里还能有起死回生的能耐?!?p>  虽然没听懂师傅说的什么意思,但是还是默默的点头。

  师傅将我的衣服抱在手上,看样子是没有打算给我换上的意思,“你先躺一会,我去给你准备多一点你爱喝的晒干的橙子皮泡水?!?p>  我:“……”

  明明说过不喜欢橙子皮泡水了。师傅记性真不好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